金融世家传承 | 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 —— 纪念家祖李朝光老先生

2018-07-18 12:00:00 华夏信财

编者按:李彬,华夏信财董事长兼CEO,1992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主修金融与商管专业。从大学进修金融专业到进入社会工作扎根金融行业二十余载,李彬受其祖父李朝光先生影响深远。某日,在翻阅《中国银行史(1942—1992)》至1040页时,李彬发现出版社将其祖父姓名刊错,得知此事后出版社也即刻修正。缘起于此,也勾起了李彬先生对其祖父的怀念之情,因此写下这篇文章,以缅怀祖父,追寻自己投身金融行业的初心。

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余时常自警须汲取新知,不可懈怠,以免思想为金融业之“教条主义”所缚见汰于时代尔。然临知天命之际,余于旧事偶有感怀,反躬家训。近日,阅《中国银行史(1949-1992)》,至1040页,见家祖之名,然出版社校书者误着他字。无碍矣!出版社已勘误“翻案”矣。

家祖朝光公,字健民,1936年毕业于美利坚以庚子赔款所建之“清华学堂”经济系,随即就职于国民政府中国银行,继曾祖之业。

右起第九为李彬家祖李朝光之名

家祖李朝光先生结婚照

家祖所效忠者,非国民政府,而乃国家命运也。解放伊始,百废待兴,亟需建国之资,正所谓巧妇亦难为无米之炊,艰难困苦,可见一斑。国难当头,匹夫有责,方此时,家祖自告奋勇,临危受命,于1950年11月,惜别亲眷,随庄世平老先生远赴香港,共建中银国际。当其时,战事方止,港岛疮痍满目,破落不堪。先祖与同事共居斗室,席卧于地,此前家祖居上海里弄,二者相形,生活可谓优渥矣。时之要务为创汇,若无外储为本,则本币虚固。为解新中国燃眉之急,为祖国之昌盛繁荣,家祖欣然于终生奉献中银,至九四年以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顾问身份驾鹤西去。

文革既止,家祖每归国赴会,得暇,必省亲。时余年幼,家祖诲余以少许金融知识及儒家思想,比照二者,相似者良多,自此,余隐约知风险之患及面对之勇气。然于其工作及经历,从无提及,今吾阅《上海金融业党史》见抗战时地下工作之事,方知家祖之志。

1983年,余为美利坚一初中之学生。家祖以总行第一人之身份赴南洋商业银行旧金山分行开业剪彩,时余方睹家祖翩翩君子之姿。家祖非独示余职业生涯之方向,亦诲余以职业生涯之意义。

十载匆匆,余惜别伯克利之同窗,彼等将从业于华尔街,余则往香港为法国东方汇理银行外汇交易室之实习生,作该行将为中国业务发展之特训。其时,家祖已有恙在身,诲吾曰:“十年动荡甫终,改革开放积累外汇储备至今,殊为不易。内地外汇管理经历尚浅,汝当诚恳行事,引导中银作客观科学之国际化管理,以报国家。金融人之货币非金钱也,信用也!”

不觉又过二十有五载,余于外资银行以交易及投行之职为国已尽股肱之力,现余从事于普惠金融,举“华夏信财”之名,可服务于万千百姓矣。

家祭无忘告乃翁。今之祖国已强盛,本币可谓坚挺也。余亦牵挂远方妻儿,身居斗室亦怡然自得,恰似君之当年。惟君切勿心忧,余有数千同仁相伴。君之伟业,吾侪难及,余将铭记君之教诲,承君之衣钵,于祖国金融业以谨慎稳妥之律,扬信用价值之道!